欢迎访问 五四@100:「文化运动」和「政治运动」间的反覆辩证
你的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五四@100:「文化运动」和「政治运动」间的反覆辩证

时间: 2019-10-01 15:40:32 | 来源: 新浪财经 | 阅读:

五四@100:「文化运动」和「政治运动」间的反覆辩证 中华民国8年5月4日北京学界游街大会,被拘留之北京高师爱国学生7日返校时摄影。 ...

中华民国8年5月4日北京学界游街大会,被拘留之北京高师爱国学生7日返校时摄影。 图/维基百科

「五四」的合法性,我们今天看来,当然是毫无疑问的,但在1920年代初,还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五四」为什幺会发生,它的精神是什幺,从中可以得出怎样的经验教训,这些都是敌友之间以及同盟内部争执不休的话题。

「五四」的权威正是在反覆的辩难、修正中确立起来的。

「五四」价值的辩论

运动发生的即刻,就连陈独秀这样激进的新派人物,也未能立刻辨认出「五四」与寻常的学生风潮迥异的面目,更没有意识到这一事件的「伟大」意义,及其背后蕴藏的社会能量。

陈独秀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学生闹事!」他在给胡适通风报信时,描述了「五四」当天的混乱情形,接着说:

京中舆论颇袒护学生。但是说起官话来,总觉得聚众打人放火,难免犯法。

梁漱溟对学生运动的表态,正面指出「五四」的不合法性。梁氏以为几千年的专制养成了国人要幺「扬脸横行」、要幺「低头顺受」的习惯,得势时明明犯禁却倚仗民意,不愿接受法度的裁判,他主张学生集体自首,遵判服罪。

梁漱溟这种论调即便中理,在当时狂热的空气中,显然是不合时宜的。因为「五四」的合法性并非建立在法理基础上,要解决这一问题,只能依靠舆论的引导,尽量淡化、袚除「五四」的「非法」色彩,将突然崛起的学生群体导入平和的方向。

《晨报》发起的「五四纪念」,就含有这样的意图。《晨报》算是舆论界与「五四」渊源最深的,虽带有党派背景,还一度被誉为学生的机关报。它为「五四」举办一年一度的生日会,有社会仪式的意味,不是单纯的党派行为。

《晨报》作者群大致可以归为三类:一是五四运动的主角——学生,二是社会名流,以北大教授为主,三是《晨报》所属的研究系的头面人物——梁启超及围绕在他周围的报馆主笔。纪念者的身份无疑会影响到各自对「五四」性质的界定。

五四运动时期学生烧毁日货。 图/维基百科
五四运动时期学生烧毁日货。 图/维基百科

学生内部争执的焦点是:「五四」究竟是文化运动,还是「武化」运动?作为学生运动的骨干分子,罗家伦认为所谓社会运动不光是群众的表演,还要重新唤起对个人的重视,而文化运动的目的未尝不可与思想革命的计画合二为一,并「以思想革命为一切改造的基础」。

罗家伦的规画是想把「五四」后学生运动的走向纳入《新青年》一派未尽的事业中。

儘管学生领袖极力要将「五四」扭到文化运动的轨道上去,仍然不能消除「无知」小民对学生「打人」的印象。当年还是学生,后来执掌《晨副》的孙伏园就听老辈议论,说「5月4日是打人的日子,有什幺可以纪念呢?」

在他看来,「五四」以前的宣传活动,即《新青年》同人的主张,「很有点像文化运动」,却未能引起国人应有的注意,「直到青年不得已拔出拳头来了,遂大家顶礼膜拜,说这是文化运动,其实这已是武化运动了。」

作为学生运动基层的活跃分子,张维周的见解更为激进,声称五四运动所以可贵,正在学生肯起来打人这一点上。

「五四」以前虽已有新思潮的呼声,然只是理论上的鼓吹,对于实际的政治问题,还未见发生什幺影响。

惟有「五四」,学生「认真拔出拳头,实行与外力及民贼宣战」,这种举动「比文化运动更有效果」。所以五四运动的真价值,就在不用「笔头」,而用「拳头」,不是「文化」而是「武化」!

北大教授关注的问题,也是整个「五四纪念」的核心议题:学生应否干预政治?

五四运动的主要倡议者胡适(中持花者)与罗家伦(右2)在1949年后皆到台湾。图为...
五四运动的主要倡议者胡适(中持花者)与罗家伦(右2)在1949年后皆到台湾。图为1954年2月胡适返台,知识界人士接机。 图/联合报系资料照

在文化史上的政治运动

1920年的纪念文章中,胡适、蒋梦麟称「五四」为变态社会里的非常事件,希望将街头、广场的学生运动收束为校园内部的学生活动。「五四」在他们眼里也是「出轨」的运动,这里的「轨」不是国家的法轨,而是教育者预设的思想进程。

到了第二年的「五四纪念」,胡适对学生干政的态度陡转,借清初大儒黄宗羲之口,称讚学生运动是「三代遗风!」《晨报》及其副刊上的「五四纪念」,虽说不是纯粹的党派行为,但也不是毫无主见的。

1920年「五四」一週岁诞辰之际,该报就在纪念增刊之外,发布了题为〈五四运动底文化的使命〉的社论,为纪念活动定下基调。主笔陈博生称五四不是「高等流氓底政治活动」,也不是「偏狭的国家主义底爱国运动」,而是社会的运动、国际的运动,如此才配在文化史上占据一席之地。

从文化史的意义上为「五四」定位,符合《晨报》20年代初期的舆论导向。

为首届「五四纪念」打头阵的是研究系的精神领袖梁启超。梁氏也承认「五四」本身不过是一场局部的政治运动,但这场政治运动以文化运动为原动力,继而又促成了澎湃于国内的新文化运动。

今后若愿保持增长「五四」之价值,宜以文化运动为主而以政治运动为辅。

以文化运动为政治运动的根基,是梁启超1917年底淡出政界后形成的思路。他所谓的文化运动,骨子里仍是一种泛政治的,或者说为政治重新「起信」的运动。

梁启超承认「五四」不过是场局部政治运动,以文化为原动力,继又促成新文化运动。 图...
梁启超承认「五四」不过是场局部政治运动,以文化为原动力,继又促成新文化运动。 图/维基百科

「五四纪念」就是不断转义、不断正名的过程,以纪念的名义,给「五四」添加进新的意义,同时涂抹掉不合时宜的界说。

1920年代中期,五四运动逐渐被一般社会所淡忘,以致「笃于念旧」的《晨报》也放弃了一年一度的纪念活动。纪念的枯竭,从虚的方面讲,基于社会心理的变迁;从实的方面说,与五四运动的主角——学生身分的转变有关。

20年代前期的文化运动,包含着新势力的培植与旧势力的重组,其实是失去民意的政党政治恢复声誉、积蓄能量的过程。学运分子加入党籍可以说是从文化运动到政治运动的转辙器,戳穿了文化运动与政党政治表面上水火不容,事实上水乳交融的关係。

※ 本文摘编自《五四@100:文化,思想,历史》,原篇名为〈五四:「文化」还是「武化」?〉,更多内容请参本书。


《五四@100:文化,思想,历史》
作者:王德威、宋明炜编
出版社:联经出版
出版日期:2019/04/02

《五四@100:文化,思想,历史》书封。 图/联经出版提供
《五四@100:文化,思想,历史》书封。 图/联经出版提供

新闻标题: 五四@100:「文化运动」和「政治运动」间的反覆辩证
新闻标签: 招标(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