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我国採真实恶意原则?兼谈「中医演讲老师」遭指密医败诉案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杂谈 > 正文

我国採真实恶意原则?兼谈「中医演讲老师」遭指密医败诉案

时间: 2019-10-19 13:16:52 | 来源: 新浪财经 | 阅读:

我国採真实恶意原则?兼谈「中医演讲老师」遭指密医败诉案 示意图。 图/pixabay

示意图。 图/pixabay

近日,脸书某粉丝专页透过购买广告的方式,再次将该粉专去年12月4号的贴文,浮现在脸书动态墙,该贴文胪列士林地院7大罪状,控诉法官滥用美国的真实恶意原则判决原告败诉。

司法流言终结者细读贴文及该粉专小编于留言区所张贴之判决书内容,依线索至司法院法学检索系统搜寻,寻得士林简易庭104年士小字第1263号、士林地院105年小上字第33号等民事判决。

判决指出,一位名为「吴彦颖」的民众控告林姓女子于PTT文章留言处指控其为「密医」,更指出其多项中医科目遭当掉而损害其名誉,因此求偿10万元。然而法官审理后发现,吴彦颖于98学年度因学业成绩三分之二不及格而遭退学,且吴彦颖自行提出之历年成绩单,其中确有「中医基础理论」、「经络腧穴学」、「中药药物学」、「中药炮製学」等中医科目学门成绩不及格之情事,且也自承尚未通过中医师考试。

因此法官认为,吴彦颖在自己的网站上以「中医演讲老师」自居,并有诸如专长中医养生、减重刮痧、示範穴道按摩等介绍,显然极易造成大众混淆,误认「吴彦颖」为惯常所称之「中医师」。

而中医师是否具备合格之证照、执业资格与学经历,均攸关民众之医疗权益,应属与公共利益有密切关係之公共事务範畴,应受公众评论评断或批评,故吴彦颖此类举动尚非不容许他人批评。因此,林女主观上认为吴彦颖未取得合格中医师资格即所谓「密医」,应属对客观事实之评价,难以认定林女对吴彦颖之名誉造成侵害。

司法流言终结者除了透过司法院法学资料检索系统搜寻资料外,更至卫福部医事人员查询系统搜寻,找到名为吴彦颖为一名在台中之内科医师,但是透过关键字「吴彦颖+退学」关键字另外上网搜寻,此次事件主角「吴彦颖」应为一名遭长庚大学「中医系」退学的「女性」(台北高等行政法院100年诉字第1085号行政判决),显然并非该名在台中执业的「男性」内科医师。

本次,司法流言终结者来与各位读者一同讨论,诽谤罪与损害名誉,以及该粉丝专页一直念兹在兹的「真实恶意原则」等相关议题。

诽谤罪与真实恶意原则

首先来介绍诽谤罪。刑法第310条第1项、第2项规定:意图散布于众,而指摘或传述、散布文字、图画足以毁损他人名誉之事者,为诽谤罪。

在第3项有但书条款「对于所诽谤之事,能证明其为真实者,不罚。但涉于私德而与公共利益无关者,不在此限。」

此外,第311条有另外的不罚条款:

以善意发表言论,而有左列情形之一者,不罚:

一、因自卫、自辩或保护合法之利益者。
二、公务员因职务而报告者。
三、对于可受公评之事,而为适当之评论者。
四、对于中央及地方之会议或法院或公众集会之记事,而为适当之载述者。

而该脸书粉丝页抨击士林地院法官滥行适用美国的真实恶意原则而判决原告吴彦颖败诉,究竟什幺是所谓的真实恶意原则,在〈你真的知道什幺是「真实恶意原则」吗?〉一文中有加以说明: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在New York Times, Co. v. Sullivan, 376 U.S. 254 (1964)所创设的真实恶意原则,是指官员或公众人物指控媒体报导涉嫌诽谤或侵害名誉时,必须证明被告「明知其言论不实」(with knowledge the statement was false),或「对于其言论真实与否毫不在意」(with reckless disregard of whether the statement was false or not),是用来限缩(近乎排除)被告对官员或公众人物诽谤或侵害名誉行为的刑、民事过失责任。再经过一些判例发展,当被告疏于查证的情况已经相当于「蓄意的迴避事实真相」(purposeful avoidance of the truth),才有可能构成真实恶意。

首先注意的是,诽谤罪只罚故意犯,不罚过失犯,而刑法上,故意的要件是「知」与「欲」,套用在诽谤就是,对于传述之事足以贬损被害人名誉有认识及意欲。 但真实恶意是指,「故意迴避真相」,直白地说就是造假或蓄意误导阅听者,两者仍有所区别。

诽谤罪是言论自由权及名誉权之对撞,如何在保障言论自由及名誉之间画出界限呢?当言论自由权与名誉权产生冲突时又应如何取捨?

言论自由很重要,个人名誉、安全及公共利益也同样重要,当言论自由与名誉发生冲突时,为兼顾言论自由与名誉及公共利益之保障,立法者已制定法律对言论自由为合理限制。至于诽谤罪订有不罚之规定,即係针对言论内容与事实相符者及对合理评论者之保障,并藉以限定刑罚权範围。

我国是否採用真实恶意原则?

答案很显然是否定的,在大法官释字509号解释文里,非常显然的并未採用真实恶意原则,而是创设了新的阻却违法事由,即所谓的「合理查证原则」。

所谓的「合理查证原则」,依照大法官释字509号解释文「虽不能证明言论内容为真实,但依其所提证据资料,认为行为人有相当理由确信其为真实者」的意思来说明。也就是说,纵使行为人无法证明言论内容为真实,无法适用第310条第3项阻却违法,但倘若其已尽查证之责,且其所得资料有相当理由确信为真实者,亦可阻却违法,这就是所谓的「合理查证原则」,显然与真实恶意原则有所明显不同。

而诽谤罪阻却违法的审查顺序,应先审查第310条第3项,再审查释字509号「合理查证原则」,接续审查是否有311条阻却违法事由,真实恶意原则本来就不在审查的範围之中。

举例而言,某A记者以报导指涉某B为密医,应优先审查某B是否真的是密医?也就是第310条第3项的「能证明为真实,不罚」。倘若某B经查证不是密医,接着就应审查某A在报导密医这件事之前,是否尽到释字509所谓的「合理查证」?倘若某A记者也未经过合理查证,最后才审查是否有第311条各款阻却违法事由。

前面提到,大法官在释字509号解释中,并不採真实恶意原则,而是採取所谓的「合理查证原则」,然而诸多判决书偶有提及「真实恶意」四字,是否就等于适用真实恶意原则呢?

这或许是有疑虑的,国内引述「真实恶意原则」者不乏望文生义的情形,有些是引用释字509号「合理查证原则」的内涵却莫名挂上「真实恶意原则」的名称,有些虽然提到「真实恶意原则」是美国法,却很少看到清楚说明其内涵及引用之理由。

而至于网路上指称法官在民事案件上引用刑法诽谤罪的阻却违法事由,是民、刑不分,然而,在民法上所谓侵权行为损害赔偿,乃是,依《民法》第184条「因故意或过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权利者,负损害赔偿责任」之规定,需注意的是,要有「故意或过失」并且「不法」侵害他人之权利。

因此是否能引述刑法诽谤罪的相关规定呢?请各位千万记住,民法第一条开宗明义规定着:

民事,法律所未规定者,依习惯;无习惯者,依法理。

民事侵害名誉请求损害赔偿事件,因民法未明文规定「不法」的内涵,也就是阻却违法事由,亦无习惯,法官基于法之统一性,依法理「类推适用」刑法关于诽谤罪之阻却违法事由,是没有民、刑不分的状况喔!

类推适用的意思,是指法律上未规定的问题,且并非立法者有意排除,确实是法律漏洞,但有情形很类似的其他法律有规定,基于平等原则,并没有差别待遇的正当理由,应该要比照办理。

所以,民事名誉侵权行为的阻却违法事由,才会类推适用上述刑法相关规定,既已类推适用刑法相关规定,就无适用其他学说或外国法之余地。

小结

对于网路上有一些粉丝专页,总是利用去脉络化的部分事实、片面资讯与耸动的文字来煽动网友的情绪。甚至有民众官司打输了,便成立粉丝专页营造声量,企图以此挟持司法,司法流言终结者深感遗憾。这样的举动不但无助于人民真正的认识司法,更可能害其他民众误为採信,而耗费自己的时间打诉讼,最后无功而返,实在是害人不浅。

通常判决格式依序是:原告怎幺说(检察官起诉的事实)?被告怎幺答辩?法院的判断为何?但却有将法官所整理「原告怎幺说」的部分,当成是「法官说」,然后来指责法院。切记,法院不是「判原告赢是应该,判原告输就是恐龙」,否则大家都当原告就好啦?先告先赢谁不会?

司法流言终结者诚挚建议,对于法律上的相关疑义,请寻求专业协助,切勿轻信于网路上随意轻信以去脉络化与断章取义的的事实、片面的资讯、耸动的文字来煽动群众的粉丝页,该等粉丝页往往连「案号」都不敢提供,如何取信于人呢?

而这样试图透过舆论声量来「申冤」或是形塑压力的行为,不仅无助于自己的案件,更无助于司法进步,这样到底谁得益、谁受害呢?

  • 司法流言终结者:Facebook

新闻标题: 我国採真实恶意原则?兼谈「中医演讲老师」遭指密医败诉案
新闻标签: 限量(1)
Top